抓‘黄牛’
2020-03-02 18:0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国家2009年医药卫生总支出是1.7万亿元,去年是4.2万亿元,6年增加了两倍。应该说,国家为医疗花了不少钱,但老百姓切身感受不深。根源还是医疗卫生服务体制没理顺,尤其公立医院的改革严重滞后。”黄洁夫说。

黄洁夫认为,彻底解决看病难、看病贵问题,还是靠发展。“一是必须有和谐的、公平的、竞争的,特别是竞争的医疗卫生服务环境。二是必须有道德高尚、技术精湛的医务人员队伍。这两点缺一,医改都很难成功。”(记者余晓洁、白阳)

“抓‘黄牛’,我们支持。但是医生不能加号,甚至医院取消门诊号,这个大可商榷。”黄洁夫说,根治“号贩子”这个“病灶”,需要依照十八届三中全会讲的,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。

黄洁夫表示,加强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,对医改而言,就是2万多家医院动“外科手术”。该公立的公立,该民营的就民营。分清楚后,老百姓选择就多了。

全国政协常委、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在9日举行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民生主题记者会上表示,有的神经外科专家号炒到8000元一个。这反映了我国医疗资源结构性矛盾严重错配。患者集中在大医院,基层医院没人去。

“把蛋糕做大,而不是用计划经济手段来分配小蛋糕,才能解决问题。”黄洁夫说。政府要管的是为人民群众提供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,保证社会公平公正。同时,多元性的、高端的服务要开放市场,让社会资本、甚至外资进入到市场。